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绍兴xx纺织品有限公司与上海xx工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绍兴xx纺织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绍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绍兴xx纺织品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xx工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2月2日立案受理后,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后转为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12月25日、2020年4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阮某某到庭参加了二次庭审,被告法定代表人李某某到庭参加了第一次庭审,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了第二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被告支付原告货款人民币111,804.65元(以下币种同)。第一次庭审中,原告将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被告支付货款81,804.65元。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2018年5月30约定销售协议以来,原告按时供应布料给被告,双方约定出货后付货款70%,尾款从出货日起30天付清。被告签收货物后,双方对数结算,被告欠原告货款111,804.65元,期间已支付货款30,000元,尚欠81,804.65元未支付,因被告不履行支付义务,故原告提起诉讼。

被告辩称,对总金额111,804.65元中的一笔匹样费37,520元有异议,数量不准确且货物没有向被告交付,此外,还有一批货物应为延期交付导致被被告的客户扣款5,000元,也应扣除。除此以外,对其他款项没有异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对原告第一次庭审中提供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微信聊天记录、清单、码单,被告对增值税专用发票、中国工商银行业务回单无异议,对微信聊天记录真实性无异议,对聊天内容予以确认,对清单、码单中有关37,520元的费用有异议,对其余无异议。

对原告第二次庭审中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被告认为不清楚,应由原告向上海臣武实业有限公司索要款项。

对被告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原告对原、被告法定代表人之间的聊天记录、被告法定代表人与微信名为“枫桥夜泊”之间的聊天记录真实性无异议,对其余聊天记录表示不清楚。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其中有关37,520元的码单双方存在争议,该笔款项双方并未进行确认,故不予认定,对其余证据因真实且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认定并在卷佐证。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被告法定代表人之间的聊天记录、被告法定代表人与微信名为“枫桥夜泊”之间的聊天记录因真实且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认定并在卷佐证,对其余聊天记录无法确认其身份及真实性,故本院不予认定。

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8年4月24日,原告向被告交付颜色为象牙白的1*1罗纹24.30公斤(1匹),单价为46.50元,合计1,129.95元。

2018年5月15日,原告向被告交付颜色为黑色的棉氨汗布36.50公斤(2匹),单价为52元,合计1,898元。

2018年5月30日,原告向被告交付颜色为黑色的10S麻棉224公斤(9匹),单价为45元,合计金额为10,080元。

2018年6月1日,被告向原告支付30,000元货款。

2018年6月6日,原告向被告交付颜色为黑色的10S麻棉148公斤(6匹),单价为45元,合计金额为6,660元;交付颜色为漂白的10S麻棉138.40公斤(6匹),单价为45元,合计金额为6,228元;交付颜色为黑色的10S麻棉298.30公斤(12匹),单价为45元,合计金额为13,288.50元。此外,原告还于当日向被告交付剪样3公斤,单价为30元,合计90元。

2018年6月19日,原告向被告交付米白色的1*1罗纹207.50公斤(9匹),单价为58元,合计金额为12,035元。

2018年6月26日,原告向被告交付颜色为米白的罗纹394.40公斤(15匹),单价为58元,合计金额为22,875.20元。

原告于2018年7月27日、10月22日向被告开具金额分别为50,007.50元、30,002.56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关于被告提出的因延迟交付需扣除的款项,双方在庭审中一致同意扣除4,353.75元。

另查明:2018年2月5日,原告通过为微信语言方式向被告发送“那个我刚刚问了一下,价格的话么因为损耗会加大三个点,你先按照52左右报给客户,如果我这边匹样放出来以后,控制情况好的话我再给你往下降一降,染缸费如果大部分数量好的话,我给你承担掉一半”。

2018年2月9日,被告通过微信方式向原告发送所需货物,其中10S精棉拉绒卫衣布320G拉绒布需要16个颜色:栀子白20米、集锦粉20米、奥林匹克蓝8米、柑橘黄8米、花纱灰4米、星空蓝4米、草莓粉8米、光芒橙8米、雨泥灰16米、深湖蓝8米、煤黑16米、南瓜橙8米、深月绿16米、鸢尾兰黑8米、云朵白11米、果冻粉8米,26S/1精棉+140D拉架2*2罗纹需要12个颜色:栀子白8米、集锦粉8米、奥林匹克蓝5米、柑橘黄5米、花纱灰4米、星空蓝4米、光芒橙4米、雨泥灰4米、鸢尾兰黑4米、深月绿4米、煤黑4米、南瓜橙4米。并告知原告“齐色样衣三月二十要到位,10公斤一个”。原告回复被告“10公斤的话不好做,索性就一匹,……”

2019年4月9日,被告通过微信方式向原告发送“320G拉绒布需要重新打色卡:深湖蓝、南瓜橙,新增颜色:炭黑花纱、青军绿”。2018年4月19日,原告回复被告“只有军绿是新颜色”。

2018年4月23日,被告通过微信方式发送给原告需要的布料及数量。2018年4月25日,被告通过微信方式告知原告“那你直接做500吧,那个白色的布开两吨毛坯”。

2018年6月8日,被告通过微信方式向原告发送“18冬打样取消颜色费用……,小缸染色费单价800元,数量11,金额8,800元,合计23,080元”。

第一次庭审中,本院询问被告对“每个颜色单独染色需要小缸费800元/缸是否清楚,被告向本院回答“之前原告和我说过的是800元/缸,后来原告说如果有大货可以便宜点,如果没有出大货的话一人一半,这是在电话里面说的,微信里看不出”。

根据原告法定代表人与微信名为“枫桥夜泊”(上海臣武实业有限公司人员)的微信聊天记录,原告法定代表人曾向“枫桥夜泊”发送精棉拉绒卫衣布及罗纹的已发数量,其中精棉拉绒卫衣布共计224公斤,罗纹共计68.60公斤,“枫桥夜泊”认为罗纹数量之前都是下单3公斤。

关于上海臣武实业有限公司,系被告交易的上家,原告在催讨货款的过程中,曾与该公司人员进行过沟通。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且合法有效,双方均应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全面履行义务。关于双方交易过程中产生的款项,双方无异议部分为74,284.65元,被告已支付30,000元,且原告同意从中扣除4,353.75元;对双方有争议的37,520元,根据原告的主张系由三部分组成:1、毛圈匹样:17个颜色×20公斤×52元/公斤=17,680元;2、放样费:17个颜色×800元/缸=13,600元;3、罗纹匹样:10公斤×48元/公斤×13个颜色=6,240元,其中的放样费,对800元/缸的单价被告是清楚的,通过微信聊天记录能确定为17个颜色,故该部分费用应由被告承担,而关于毛圈匹样(原告以每个颜色20公斤进行计算)及罗纹匹样(原告以每个颜色10公斤进行计算),原告以全部数量进行计算,但原告并未全部交付,仅交付了部分,具体数量原、被告在庭审中各执一词,原告也未能提供被告货物签收的相应证据,本院注意到原告发送给微信名为“枫桥夜泊”(上海臣武实业有限公司人员)的已交付数量及回复,鉴于上海臣武实业有限公司人员为被告的上家,也是涉案货物最后的收货人,参考该公司对已交付数量的意见进行计算(即毛圈匹样共计交付224公斤、罗纹匹样共计39公斤)。此外,被告认为匹样费用应由原告与上海臣武实业有限公司之间进行结算,对此,原告为了催讨款项与上海臣武实业有限公司进行过联系,但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该部分款项符合法律规定,故对被告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xx工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绍兴xx纺织品有限公司货款67,050.9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38元,由原告绍兴xx纺织品有限公司负担456.84元,由被告上海xx工贸有限公司负担2,081.1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恶魔城里的浪漫王子,恶魔大姐大,恶魔恐侯症,恶魔少董的傀儡新娘,恶魔王子爱上天使,恶少恋上野蛮女,恶徒怀里的小猫咪,鄂州烟草,儿女传奇旗袍,儿女传奇宅门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