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于某某居间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于某某,女,汉族,住河北省邢台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被告于某某居间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5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于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佣金人民币9,000元。事实和理由:2018年8月1日,被告、案外人(出卖人)在原告的居间下就本市浦东新区秀沿西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系争房屋”)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房屋买卖合同》、《佣金确认书》,成交价为530万元,定金20万元,佣金69,000元。后原告完成过户等全部居间工作,但被告却仅支付佣金6万元,剩余佣金9,000元一直未予支付。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被告于某某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诉状所称是事实,但当时原告业务员崔益利已答应免除佣金尾款9,000元。原告业务员崔益利带其看房时称房屋内有另外8平方米,实际出卖方已将房屋改动,8平方米已包括在内了,故2019年4月,其与原告业务员崔益利协商,免除佣金尾款9,000元及贷款手续费,原告业务员崔益利表示佣金尾款可以做主,但贷款手续费无法免除。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8月1日,经原告居间介绍,被告(乙方)与案外人(甲方)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及《房屋买卖合同》,购买系争房屋。同日,原、被告签订《佣金确认书》,确定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的佣金数额为69,000元。2019年4月15日,被告通过微信联系案外人崔益利:“中介费尾款和贷款手续费以及房子帮我们租出去,这几项费用我们不出了!”案外人崔益利回复:“贷款手续费我没有办法的,阿姐,房子我租掉没问题,你们到时候配合下跟租客碰面签合同之类的,中介费尾款我可以做主,贷款这个钱不是给我的,我也是找老师帮忙的。”现原告诉至本院,要求判如所请。

审理中,原告确认被告购买系争房屋时崔益利系其公司工作人员,但表示即使微信聊天记录是真实的,也不能证明同意免除9,000元。

以上事实,由《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房屋买卖合同》、《佣金确认书》、微信聊天记录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所证实。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是否已同意免除佣金尾款9,000元。根据被告与原告工作人员崔益利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崔益利已同意被告免除佣金尾款9,000元。崔益利作为原告的工作人员以及代表原告向被告提供居间服务的经办人员,其与被告洽谈、作出承诺、协助办理签约事宜等均是以原告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属履行职务的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原告承担。故原告现向被告主张佣金尾款9,000元,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上海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计25元,由原告上海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恶魔城里的浪漫王子,恶魔大姐大,恶魔恐侯症,恶魔少董的傀儡新娘,恶魔王子爱上天使,恶少恋上野蛮女,恶徒怀里的小猫咪,鄂州烟草,儿女传奇旗袍,儿女传奇宅门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