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胡某某与上海xx杨浦滨江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铁路运输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胡某某,男,汉族,住山东省日照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x杨浦滨江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胡某某与被告上海xx杨浦滨江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4月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小额诉讼程序,于2020年4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某某、被告上海xx杨浦滨江购物中心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胡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退还原告货款496元;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4,96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因生活所需,于2020年1月1日在被告店中花费496元购买了2包人参,执行标准为《中国药典》2005年版第一部、四部及《江苏省中药饮片炮制规范》2002年版且产品有功能主治。原告认为,根据《中国药典》对人参的炮制和描述为:润透,切薄片,干燥,或用时粉碎、捣碎。人参片本品呈圆形或类圆形薄片;外表皮灰黄色;切面淡黄白色或类白色,显粉性,形成层环纹棕黄色,皮部有黄棕色的点状树脂道及放射性裂隙;体轻,质脆;香气特异,味微苦、甘。涉案产品未切片,明显不符合《中国药典》的规定。涉案产品没有按照《中国药典》去炮制,违反了《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药品管理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经营企业或者医疗机构违反本法规定,给用药者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因药品质量问题受到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生产企业请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药品经营企业、医疗机构请求赔偿损失。接到受害人赔偿请求的,应当实行首负责任制,先行赔付:先行赔付后,可以依法追偿。生产假药、劣药或者明知是假药、劣药仍然销售、使用的,受害人或者其近亲属除请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请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因被告销售给原告的人参不符合《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原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上海xx杨浦滨江购物中心有限公司辩称:被告销售的涉案人参属于中药材,具有合法来源,质量没有任何问题,被告可以根据消费者要求进行免费的切片服务。事发后,原告曾向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投诉,该局经调查后口头驳回了原告的投诉。被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2020年1月1日,原告在被告处购买了60克装生晒参2袋,原告共支付货款496元,被告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该生晒参外包装标注了品名、规格、功能与主治、用法与用量、生产批号、生产日期、有效期、生产许可证号、执行标准、生产企业、地址、电话、传真等信息。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购物凭证、发票、商品照片,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为证。

庭审中,原告明确其未食用涉案人参。被告为证明商品具有合法来源,提供一组涉案人参的生产企业九珍堂健康药业(苏州)股份有限公司的资质材料,包括该企业营业执照、药品生产许可证、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药品GMP证书、中国商品条码系统成员证书。经质证,原告对该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药品是指用于预防、治疗、诊断人的疾病,有目的地调节人的生理机能并规定有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用法和用量的物质,包括中药、化学药和生物制品等,其中中药分为中药材、中药饮片、中成药等。本案涉案人参是中药材,属于药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生产假药、劣药或者明知是假药、劣药仍然销售、使用的,受害人或者其近亲属除请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请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原告对于药品尤其是中药的理解有误,误认为人参必须按照规定炮制后才能作为药品销售,且原告未能举证证明涉案人参是假药或劣药,故原告主张要求被告“退一赔十”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胡某某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胡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恶魔城里的浪漫王子,恶魔大姐大,恶魔恐侯症,恶魔少董的傀儡新娘,恶魔王子爱上天使,恶少恋上野蛮女,恶徒怀里的小猫咪,鄂州烟草,儿女传奇旗袍,儿女传奇宅门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