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杭州xx实业有限公司与xx电动汽车(上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杭州xx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xx电动汽车(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杭州xx实业有限公司与被告xx电动汽车(上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月13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支付货款380,297.92元;2、被告支付违约金16,479.5元(暂计算至2020年1月5日,后续计算至货款付清之日);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5月份左右与被告开始业务往来并进行了供货,后于2018年8月11日左右签订《外协产品买卖合同》一份,当月14日又签订了《外协产品买卖合同的补充协议》一份,合同对产品的数量和价格、货款结算方式和期限、交货、验收等做了详细的约定。截止2018年12月份,被告向原告采购了价值410,297.92元的货物,并支付了货款3万元,余款未支付。原告根据实际的交易额已经将全部的增值税发票开具给被告,但被告拒绝依照合同结算。后经多次催索,被告未支付。庭审中,原告明确违约金自2018年5月6日开始计算至实际支付货款之日,按年息4.35%上浮50%计算;另补充事实一节:被告多次将发票退回原告,数额为320,247.20元。

被告辩称,不同意货款金额。被告入账发票仅60,050.72元,另根据合同15.10条15.11条,被告有权保留质保金,根据质量保证协议6.4.9条要求扣除质保金。违约金计算公式有误,最后收货日期2018年11月5日,根据补充协议原告应在六个月内开票,原告是从2019年5月6日开始计算,但是根据外协产品买卖合同12.3条被告有90天的账期,所以应该从2019年8月3日开始计算,且发票并未入账,不认可违约金的计算。

原告针对被告的答辩,补充陈述:原告根据补充协议按照结算方式开具了发票,因为被告将发票退还给原告,达到拖延付款,是被告恶意阻止付款条件的成就,违约金应该按照结算方式六个月之后计算。质保金在协议中有12.3条和6.4.9条的约定相互矛盾。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即原、被均告提交的外协产品买卖合同及附件5份(价格协议、月供货计划通知单、质量保证协议、产品质量保证期、诚信经营自律协议)、原告提供的外协产品买卖合同的补充协议、公证书、浙江增值税专用发票、快递单据(退发票)、银行入账通知书,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原告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被告经质证认为员工离职无法核对,且原告未提供原件以供核对,故本院不予认定。

根据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被告于2018年8月14日签订《外协产品买卖合同》及附件一《价格协议》、附件二《月供货计划通知单》、附件三《质量保证协议》、附件四《产品质量保证期》、附件五《诚信经营自律协议》及《外协产品买卖合同的补充协议》,约定由被告向原告采购智能车载主机USB转接线等产品,合同有效期限自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终止。合同12.3条约定:乙方(原告)凭甲方(被告)每月开具的入库单向甲方开具增值税发票;乙方发票入甲方财务账90天后甲方向乙方支付货款(货款结算以银行承兑汇票或电汇方式支付)。对已届付款期限但甲方尚未付清的货款,因涉及甲方鉴定出质量问题产生索赔的,乙方同意作为产品质量保证金无息留存于甲方。合同第12.7条约定:如果双方未能继续发生业务关系,乙方同意无条件退回留存于甲方仓库的不合格产品和各地的更换件或甲方不需要留存于甲方仓库的产品。上述产品清理完毕后,并在本合同约定的产品质量保证期届满后方可与甲方结清上述产品所涉款项。合同第14.15条约定:如果是甲方原因造成延期付款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时期关于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标准支付违约金。合同第15.10条约定:甲、乙双方不再继续发生业务关系,供应商停供后,质量保证金在货款中预留,乙方同意质量保证金不低于《质量保证协议》中规定的三包索赔和召回的费用。(具体预留质量保证金的方式和金额详见合同附件《质量保证协议》)。合同第15.11条约定:甲、乙双方未继续发生业务关系,至业务关系终止之后三年,乙方可申请无息返还质量保证金;如果质量保证金已扣留部分明显大于以后需索赔的金额时,双方协商解决,可以考虑适当提前返还质量保证金。

附件三《质量保证协议》第6.4条关于不合格品的处理中第6.4.9条约定:乙方应在停止向甲方提供零部件之前60天,向甲方缴纳保证金。乙方同意保证金按照以下公式进行核算,具体先由甲方预留乙方最后两个半月货款或前推12个月的月均货款的2.5倍(按多者执行),不足部分甲方再向乙方追缴。保证金核算公式:(T+6)×月均索赔费用+近2年发生的退换车费用+近2年发生的召回费用;其中:T--零部件质保期,如多个零部件,按最长质保期计算;月均索赔费用--最近36个月正常供货发生索赔费用的月平均值;……。

《外协产品买卖合同的补充协议》对结算方式约定为:甲方向乙方每月开具的结算单数量,是指该月度内乙方已经交付给甲方的已下线装配的初验合格产品数量。为了避免乙方所交产品因呆滞产生损失,如果甲方在乙方所订购的产品,甲方收货后半年(6个月)还未下线装配的,乙方有权要求相关产品数量全部对账开票,甲方必须主动出具结算单给乙方开票并向乙方支付货款。

协议签订后,被告通过电子邮件形式下单,原告通过快递将产品交付给被告,共计发生货款金额410,815元,原告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410,297.92元,其中90,050.72元发票被告已收悉,320,247.20元发票被告通过快递又退还给原告。2019年2月2日被告支付货款30,000元。

最后一次送货日期为2018年11月5日。

本院认为,根据补充协议的内容,应该是双方对原买卖合同中结算方式进行了变更,现被告收货已逾半年(6个月),且原告已开具了全额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全部货款。被告通过退还部分增值税专用发票以达到付款条件未成就的目的,显然有违商业活动中的诚实信用原则。

关于违约金的起算时间,被告辩称应在原告开具发票,被告发票入账后90天后再付款,起算时间应为2019年8月3日,但本院认为补充协议是对原买卖合同中结算方式的变更,补充协议中未再提到给予被告90天的账期,故应从最后一次送货后6个月的次日起计算违约金,即2019年5月6日。

关于被告要求扣除质量保证金的抗辩意见,本院认为,双方虽签有《质量保证协议》,协议约定原告需向被告缴纳保证金,本庭要求被告于庭后提交质保金计算方法,但被告未提交,且原、被告的实际交易期间为2018年8月14日至11月5日,按照协议中的公式根本无法计算出质保金的金额,故对被告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综上,原告与被告间存在真实有效的买卖合同关系,原告已按约定开具全额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付款条件已成就,原告有理由要求被告按照协议约定支付货款,而被告未诚实履约,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故原告的诉请既有事实依据,又有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案涉实际送货金额为410,815元,现原告以开票金额410,297.92元计算与法不悖。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尚欠货款和违约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xx电动汽车(上海)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杭州xx实业有限公司货款380,297.92元;

二、被告xx电动汽车(上海)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杭州xx实业有限公司违约金[以380,297.92元为基数,自2019年5月6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上浮50%计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按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上浮50%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3,626元,由被告xx电动汽车(上海)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

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恶魔城里的浪漫王子,恶魔大姐大,恶魔恐侯症,恶魔少董的傀儡新娘,恶魔王子爱上天使,恶少恋上野蛮女,恶徒怀里的小猫咪,鄂州烟草,儿女传奇旗袍,儿女传奇宅门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