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xx展览展示有限责任公司与xx色彩(上海)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展览展示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xx色彩(上海)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xx展览展示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与被告xx色彩(上海)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定作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2月1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同年8月1日、2020年3月5日、同年3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某和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被告x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审理中,本院受理了被告提出的反诉,后被告申请撤回反诉,本院已口头裁定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xx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支付原告货款192,836.1元;2.被告支付原告维修费15,000元。审理中,原告变更诉请1为:被告支付原告加某费192,836.1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约定原告根据被告要求向被告提供一块亚克力板样品(雕刻+抛光)、12张亚克力板(雕刻+抛光+贴膜)及143张亚克力板(雕刻+抛光+UV印刷),并根据被告要求提供泡沫和纸箱包装。被告已支付定金128,472.9元,余款192,836.1元被告应在发货后3日内即2018年8月13日支付原告。之后原告按约履行合同义务,且在合同履行中,针对被告已提货的亚克力板,还额外发生了15,000元重新抛光和印刷费用,该款被告同意支付。但被告始终未付余款,原告催讨无着故诉至法院。

被告xx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请。1.被告向原告订货155块,被告已提货116块,1块样品由原告交给被告比尺寸后已被原告收回。2.双方约定质量标准为满足被告客户的要求,原告交付的加某物基本都有气泡、划痕等瑕疵,因客户要货有时间限制,运输也有船期,在面临更大损失时被告将货物发出是唯一选择,但客户收货后提出质量异议并拒绝付款,就此被告已及时通知原告。被告因此要求扣减款项,其中发往香港的12块亚克力板(雕刻+抛光+贴膜),加某费为20,269.05元;另有12块亚克力板(雕刻+抛光+UV印刷),其中澳门永利大酒店1块、成都1块、重庆美美百货1块、南京2块、西安1块、新加坡直营店2块、马来西亚4块,共计12块;此外DMS中国直营店的39块板被告未提货,因为检测出质量不合格而要求原告返修,而该批货物已经过了交货时间,被告不愿再提货,加某费为82,352元;样品的原材料是674.17元(不含税),也未产生加某的费用。3.原告无生产资质,原告委托案外人加某,生产出了三无产品,未经被告同意,且原告未经授权使用UV打印技术生产,涉嫌侵权。4.对维修费15,000元,用于已提货的UV印刷的亚克力板,根据双方约定143张亚克力板(雕刻+抛光),维修费即抛光费,含在合同总价内,且原告重新抛光后的加某物仍不符合质量要求。其余损失不在本案中主张。

原告xx公司对被告的辩称说明:香港的12块亚克力板的气泡问题经双方协商后被告同意接受;其他12块亚克力板被告已验收,划痕等质量问题是被告运输和安装过程中发生的,不应由原告承担责任;未提货的39块板是被告定作的,被告提出有划痕后由原告返修;香港的12块亚克力板的加某费为20,269.05元,未提货的39块亚克力板的加某费为82,352元,样品的加某费为1,289.92元,以上均为税后价。

经审理查明:

2018年8月8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向原告定作亚克力板,被告应提供1块雕刻+抛光亚克力板样品(供中国直营店)、12张雕刻+抛光+贴膜亚克力板(供香港直营店)、143张雕刻+抛光+UV印刷亚克力板(供中国直营店即DMS的39块,供中国特许经销商店即FCS的34块,其余70块供日本、澳门、吉隆坡等地),上述156块亚克力板加某费共计321,309元;原告根据被告要求提供泡沫和纸箱包装;被告已向原告支付了订金128,472.9元,余款192,836.1元于发货后3个工作日内即2018年8月13日之前支付原告。合同列明了各块亚克力板的尺寸及工艺,其中供往中国特许经销商店西安SKP加盟店男式的2块亚克力板尺寸为120*239,供往中国特许经销商店重庆Rainbow加盟店IFC男式的2块亚克力板尺寸为110*278(此前被告提供给原告的该品种亚克力板的尺寸为110*279),供往中国特许经销商店重庆Rainbow加盟店MML男式的2块亚克力板尺寸为110*279。就该合同,被告已在合同签订前向原告支付了128,472.9元。

合同签订前后,原告交付了被告供香港直营店的12块亚克力板(雕刻+抛光+贴膜)、供中国特许经销商店及日本、澳门、吉隆坡、台北等地的104块亚克力板(雕刻+抛光+UV印刷)。上述亚克力板均在上海交付,由被告客户自提后输运。另有39块应供给中国直营店的亚克力板(雕刻+抛光+UV印刷)尚在原告处。此外,原告曾向被告交付过未打印和贴膜的亚克力板样品一块,被告查看板材的尺寸后还给了原告。

因被告认为其客户收到的部分亚克力板存在质量问题,故双方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微信进行沟通,原告亦向被告要求支付加某费。

其中2018年8月2日,被告的合同经办人MichelaDiMaria(以下简称Michela)向原告法定代表人李庆表示,请在包装上采取适当措施,其收到客户关于香港亚克力板包装的投诉。

8月13日,必维申美商品检测(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检测公司)出具检测报告,表示8月11日检测了被告用于中国特许经销商店和中国直营店的亚克力板,李庆表示因空间和人力限制不能100%检验,抽检8块板材,其中7块均存在划痕、胶水污渍或涂层脱落、破损的情况,检验结论为不适用。

8月14日,Michela向李庆表示,其已通知客户中国特许经销商店的货物已经准备好可以安排从8月14日开始提货;询问李庆何时能修复好中国直营店的亚克力板的划痕;被告将在提中国特许经销商店的货物时支付2万元、提中东货物时支付1万元,剩余款项在提中国直营店之前支付。李庆向Michela回复,正在修复剩余中国直营店的板材,需要2至4天才能全部修复;原告已收到被告支付的128,472.9元,余款192,836.1元,加上Michela昨日同意的15,000元重新抛光和重新印刷的费用,共计207,836.1元;Michela在8月13日承诺会向原告支付已运走的85件产品和当日中国特许经销商店的24件产品的余款,之后再装运中国特许经销商店使用的产品,询问是否有变;Michela回复,尽管协议约定余款应在发货之后3日内支付,其能在最终提货之前支付余款;其未提及其他任何细节;同意承担额外的费用;不能接受对协议的其他任何改变。

8月16日,李庆向Michela表示,除了9块亚克力板外,其他已经修复好;9块当中,3块的角坏了,6块只有一点很小的重新抛光痕迹;在其与Michela、Peter的三方通话中达成协议,在这种情况下,Michela可接受不是100%完美的亚克力板,但被告的质检人员不知情,一味提出更高的质量要求;其询问是否可以由原告仅更换3块角坏了的亚克力板。Michela回复,因与奢侈品合作,客户对质量要求很高,损坏的板材必须更换,成本由被告承担。李庆回复,原告承担费用更换3块损坏的亚克力板并尽力修复其他6块亚克力板。8月20日,李庆向Michela表示中国特许经销商店的亚克力板都已准备好,可供提货,剩余9块中国直营店的亚克力板预计次日下午可做好,请被告安排质检和提货。8月22日,李庆又表示,9块亚克力板已经做好,货运公司正在提货,询问被告是否可支付余款,包括合同余款192,836.1元及修复亚克力板的重新抛光和重新印刷费用15,000元。

9月6日,Michela向李庆表示马来西亚的亚克力板有质量问题,客户询问何时可以发送一个新的面板;李庆回复,亚克力板包装安全,其在安装过程中被划伤而不是运输或者包装不够好,被告可以重新制作一块,大约需要5至7天订购并生产且需要3至6天运输。次日,Michela询问是否可以在当地修复划痕。9月14日,Michela向李庆表示,收到客户关于新加坡、马来西亚、成都IFC和重庆4块亚克力板的质量投诉,阿玛尼要求重新制作1块110*279的女装店亚克力板并运输到成都国际金融中心阿玛尼店铺并承担安装费、重新制作1块110*279的男装店亚克力板并运输到重庆美美百货阿玛尼店铺并承担安装费、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亚克力板给予折扣,原告和被告应当分摊成本,被告可以支付安装费,原告应支付生产和运输成本。

9月15日,李庆与Michela及双方业务介绍人Peter在微信群聊中,李庆表示可以重新购买2块亚克力板并雕刻及打印且承担运费;Michela表示被告同意支付安装费;李庆表示此后在运输或安装过程中造成的UV油墨划伤原告无责任;Michela表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亚克力板希望原告给予50%折扣;李庆表示如果将来还有UV油墨被划伤,原告可以重做但需要被告付款,因为运输及安装造成的划伤不是原告的责任,被告可随时去原告工厂检查气泡膜是否会剥落亚克力板上的UV油墨;Peter表示李庆说的对,安装需要专业人员。

9月17日,李庆通过电子邮件向Michela表示,原告重新检查了几块阿玛尼亚克力板,保护膜并未破坏UV油墨,欢迎被告去质检;每块亚克力板都被包装在3厘米厚的泡沫里面再装入纸箱,正常运输不会损坏,除非暴力搬运,此外被告的质检人员检查过质量并同意发货;原告可以承担重新制作成都和重庆的2块亚克力板的费用,也接受新加坡和马来西亚50%的折扣,但不能再承担以后其他亚克力板损坏的费用,因为运输和安装都是被告指定的,不应由原告承担责任;询问被告何时去提最后41块亚克力板,何时可付款。

9月18日,李庆向Michela表示,之前协议是在中国直营店提货之前被告付款,现在其余的亚克力板均已装运,只剩下39块中国直营店使用的板材,因此被告该付款了。Michela回复,阿玛尼仍未确定提货日期,有进展其会通知原告。同日,Michela询问李庆何时向成都和重新交付加某物。9月28日,Michela向李庆表示,根据阿玛尼的要求,需要确保本周运送西安的亚克力板(面板尺寸为1.2*2.38)和重庆的亚克力板(面板尺寸为1.1*2.78);此外还收到关于面板是弯曲的投诉;在安排中国直营店提货之前,客户希望确保交付的物品状况良好且没有更换,但实际上印刷和面板的质量非常低;请确保在9月30日前发送成都和重庆的面板。

10月10日,李庆向被告法定代表人PierLuigiGiraudi(以下简称Pier)发送电子邮件,表示被告已提走117块阿玛尼亚克力板,但一直未表示何时提走剩余的39块中国直营店阿玛尼亚克力板;询问何时提走剩余板材,何时付款;Michela和被告的质检人员已经检验过所有的阿玛尼亚克力板(包括包装)的质量,产品均质量良好,所以同意发货,原告通过被告的货运代理发送了117块板材,原告不能对运输和安装人员造成的损坏负责;原告同意重新生产3块新的亚克力板,但货物提走后出现的损坏、压弯或者其他问题原告没有责任。10月11日,Michela回复,155块贴膜亚克力板,膜由被告提供给原告,被告第一次检查时发现原告分包给了其他供应商而未告知被告,设施很脏,工人和工具也不充分;当时检查了在香港使用的12块亚克力板,发现其上有很多划痕,是贴膜时工具使用不当造成的,其检查后,这些亚克力板得到修复,尽管对奢侈品牌而言不完美,但其能接受并同意向客户发货;8月3日起收到客户关于包装的第一次投诉,附邮件供参考;在香港安装的板材并不完全符合阿玛尼的标准,其决定给予客户适用于总金额的贷记通知;在向中国直营店市场交付39块亚克力板之前,由于已采用先前技术进行制作,被告的客户要求第三方进行额外的质量控制,收到第三方的质检报告后,客户要求先修复再安排装运,附8月13日的质检报告;为解决生产中的问题,其决定改变生产流程,接受原告UV打印的建议;被告修复39块板材时,其告知被告工人的生产工艺不对,从亚克力板上撕下膜,并未清洗板面,胶水仍然残留在板面上,使用的工具有误,亚克力板的表面在贴膜过程中遭到工具损坏,工人又在另一面进行了UV打印;其他市场使用的亚克力板采用的也是UV打印,在装运前得到了NCC的质检和许可;最终的生产比原先预计的8月13日要晚;几天后,在安装时客户发现了3块板损坏,8月18日被告同意为客户更换;根据协议,原告负责重新生产亚克力板并将新生产的板材送到各个市场而被告承担重新安装的费用;在没有收到原告最近交货时间反馈信息的情况下,被告与客户进行了沟通并决定免费向客户提供板材;安装时被客户拒绝的板材包括Rainbow店铺的澳门永利大酒店1块、成都1块、重庆MML1块、Envols店铺的南京2块、西安1块、Club21店铺的新加坡直营店2块、马来西亚阿玛尼Pavillon4块;因上述问题,客户决定不再安排提取中国直营店使用的板材了;其花了很多时间帮李庆,也修改了协议的付款条件,为避免再次因原告的原因造成被告损失,被告已视作项目结束。

另查明,

一、2018年6月21日,李庆通过电子邮件向Michela发送报价并表示原告的亚克力板供应商有一些库存,需要7天时间生产其余的亚克力板并送到原告工厂。

8月2日,Michela通过电子邮件向Peter和李庆表示,李庆有很大问题,Michela之前对贴膜的质量不满意,现在感觉被欺诈了,被告昨日向原告支付了额外的10,000元定金,但今日李庆告知Michela他想停止生产,他创建了一个微信群,让他的供应商直接找Michela付款,而李庆应当管好他的供应商。8月3日,李庆通过微信表示,亚克力板供应商一直在找原告要求付款否则就停止生产,因为没有时间换供应商,所以原告需要一份被告盖章的合同。8月4日,李庆通过微信表示,原告测试了原告所有的UV打印机但无法完全匹配彩色膜的颜色,故原告要找原告的UV机器供应商帮忙打印。对此Michela未置可否。8月5日,李庆发送的电子邮件提及UV印刷厂一天可印刷30至40张亚克力板。8月14日,Michela通过电子邮件向李庆询问原告的供应商需要多久才能修复好亚克力板,这样被告才能通知安装团队。9月27日,李庆通过微信向Michela表示,原告、亚克力板供应商、UV印刷供应商都在等被告支付余款并提走剩余39块亚克力板。

二、供香港的亚克力板发货前,2018年7月23日,被告的质检人员“天蓝色”曾向Michela提出原告提供的亚克力板存在气泡、空隙、膜背面刮伤等问题,延迟发货也是因为工厂质量问题和贴膜进度;经Michela要求,“天蓝色”表示香港的所有亚克力板在换膜,但仍存在很多问题,工厂也无法改进了;Michela要求确保质量良好;“天蓝色”询问是否发出;Michela表示必须一起海运并按昨日的质量完成,但被告的质检人员“哦棵”表示工厂停工了。8月11日,Michela向被告质检人员表示包装不够好;“哦棵”表示已经告知过李庆,但其表示现在只能增加泡沫保护;“哦棵”在检测公司检测时发现存在很多质量问题,8块里只有1块是好的;“哦棵”向Michela表示发货出去会有风险;Michela回复,李庆必须修复所有缺陷;“哦棵”表示李庆称重做也一样并表示李庆的工作态度不好。

三、2018年7月26日,李庆通过微信向Michela表示恐怕达不到香港要求的高标准,请被告另请他人。但次日起的邮件及微信中,李庆又表示UV打印成功了,没有泡沫、缝隙和刮痕;表示被告可以派质检人员至原告处,加某物100%无质量问题,UV印刷更防刮伤。

以上事实有合同、设计图、电子邮件、照片、微信记录、公证书、翻译件、设计图等书面证据及当事人陈述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之间签订的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当按约履行。一、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加某费余款,加某费涉及三部分内容,本院分别认定。1.对于样品1块,加某费为1,289.92元,因双方确认该样品(未打印、未贴膜)由原告交付被告比较尺寸后由交还给了原告,此后原告也未再加某后作为成品交付被告,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样品的加某费本院不予支持。2.对于被告提出质量异议的供香港的亚克力板12块及供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重庆、西安等地的亚克力板12块,因被告所提划痕、气泡、尺寸等质量问题均为表面质量问题,被告应当在提货时进行验收,如有质量异议应当及时提出并拒收,因迟延向客户供货造成的损失可依法向原告主张,但本案中被告却未在提货时提出质量异议,并在提货后交付了被告的客户使用,而亚克力板确难排除在运输和安装的过程中造成划痕等问题,故被告仍应向原告支付该24块亚克力板的加某费。3.对于尚未交付的39块亚克力板,因双方合同履行过程中增加了质检环节,该些亚克力板并未通过质检合格,且原告修复完毕时早已超过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另一方面,被告委托原告加某,原告应自行加某,现其购买了亚克力板原材料后将主要加某步骤雕刻、抛光、覆膜、UV印刷均委托他人,未得到被告同意,故对未提货部分被告亦可以此为由解除协议、不再继续接收剩余产品。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剩余39块亚克力板加某费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扣除样品及剩余的39块亚克力板的加某费后,被告仍应支付原告加某费109,194.18元。二、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维修费15,000元,因该款系针对被告已提货部分,且被告在往来邮件中已确认该费用由其承担,故该款仍应由被告向原告支付。

综上所述,对原告的部分诉请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二百五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xx色彩(上海)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xx展览展示有限责任公司加某费109,194.18元。

二、被告xx色彩(上海)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xx展览展示有限责任公司维修费15,000元。

三、驳回原告上海xx展览展示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418元(原告已预缴)由原告负担1,634元、被告负担2,78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恶魔城里的浪漫王子,恶魔大姐大,恶魔恐侯症,恶魔少董的傀儡新娘,恶魔王子爱上天使,恶少恋上野蛮女,恶徒怀里的小猫咪,鄂州烟草,儿女传奇旗袍,儿女传奇宅门娘子